thegreatrabbit

人生如梦315:

忘羡小剧场(注意,非原创,不喜勿喷,禁止挑事!)
————
明天还考试,所以还是,趁现在会多发一点啦……嗯,又是一个oo的季节~

闲世_:

总裁叽的屏保!!!!

-魏无羡最讨厌吃的萝北:

蓝忘机办公桌上的手机震了一下,屏幕亮起隐约能看到背景图。
锁屏上是一个感觉秀逸的黑发青年,抱着雪白的被子排在床上,脸庞陷在枕头里,能看到一只睡眼惺忪的眼睛,和弯弯翘起的嘴角,对着镜头懒洋洋地一笑,头发很松很软的样子,微微遮住眼睛,眼底有星光映射出来,身后是整洁的窗台和大片的阳光。
正是魏无羡。

是阿世@闲世_ 的现pa小段子( ˙˘˙ )

【忘羡】日暮归途 8 (生子向 非abo)

闲世_:





蓝曦臣远远看着那片郁郁青青的草地上,一大群圆滚滚的白兔子中,小小的一团白色身影,除了乌黑的长发,几乎与成片的雪白融为了一体,因为蹲着的缘故,也显得有些圆滚滚的。


虽是一身素白,看着却不像是姑苏蓝氏的校服,束得端正不苟的发髻下也没有随风飞扬的抹额飘带。


应不是蓝家亲眷的弟子,蓝曦臣却不知为何,有些莫名的思绪涌上了心。他原本只是碰巧路过,无意间瞥了眼青草地上四散跑玩的兔子,定睛后却再也迈不开步子了。


稚童小小的身影让他没来由生出一阵陌生的熟悉感,让他没来由想起一个人。很安静,很清冷的一个人。


侧首凝视了一阵,蓝曦臣缓步上前,似乎不想惊扰了正在逗弄兔子的小孩,稍微收敛了些气息。片刻,小孩却觉察到有人靠近,转头抬眼看了过来。


蓝曦臣有些诧异,他虽未完全隐去声息,也绝够应付多数道行中上的修士,这孩子看上去不到十岁,竟有如此洞察力和警觉性。然而,当四目相对的那一瞬,蓝曦臣双眼大睁,方才的赏识与欣慰霎时被震惊与恍惚所取代。


那双清明澄亮的浅色眼眸,稚嫩白皙的脸庞,像极了一个人。


像极了当年那个一身白衣,眨着眼抬头问他:“兄长,不在了是什么意思?”少不更事的小孩子。


喃喃低声道:“忘.......机......?”


不过须臾,蓝曦臣便冷静了下来,他向来沉稳镇定,他明白这不是蓝忘机。年少时的蓝忘机,那双冷淡到几乎不近人情的双眸里,有太多不愿诉说的孤寂与寥落。起先是关于母亲,后来是关于那个人。


而眼前这孩子,眸色样貌虽相似,却是全然不一样的神情,少了几分蓝忘机的凛冽与内敛,多了些明朗率性。可饶是如此,蓝曦臣还是久久不能平复。


蓝与暮并不知来人与他对视的这片刻功夫心中已是千回百转,站起身恭谦地向蓝曦臣施了礼,颔首道:“宗主。”


缓缓抬头,又道:“伯父。”


来时路上,他爹爹同他说起过几个人。眼前这位与他父亲面容相似,清煦儒雅,温润如玉,必是现任蓝家家主,他父亲的兄长,泽芜君蓝曦臣。


蓝曦臣被他这一声“伯父”震得是越发茫然,他问道:“你叫我什么?”


蓝与暮正欲开口,却忽然转而看向蓝曦臣身后。见他目光错开,蓝曦臣尚未回头,便听身后一人朗声道:“哟,兄长。”


如此轻浮,定然不是他那恪守成规一板一眼的正经弟弟,而这世上会这么称呼他的,除此之外,也就唯独一人。


蓝曦臣回头微笑道:“无羡。”


魏无羡负手信步上前,腰间陈情的红穗随他的步伐轻轻摇晃。行至二人面前,先低头摸了摸蓝与暮的头,看向蓝曦臣,道“兄长,多年不见,别来无恙啊。”


蓝曦臣道:“嗯,无恙。”


他答得毫无顿挫,款款温柔,令人如沐春风。而微微凹陷的双颊,与平和沉静的深色眼眸中,那抹消散不去的哀愁,都被魏无羡看得真真切切。


蓝曦臣看了看他身后,道:“怎么就你一人,忘机呢?”


魏无羡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,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,笑道:“你们叔父这么多年不见他,可是想念得很,刚一回来就被叫去训话了。”


点点头,斟酌片刻,像是怕触及了什么,蓝曦臣谨慎道:“无羡,这孩子,与忘机,是.......”


魏无羡坦然道:“他儿子。”


“.......”


蓝曦臣道:“无羡,忘机他......?”


魏无羡见他收了笑容,眉宇微蹙,肃然的神色与蓝忘机更像了,道:“嗯?”


蓝曦臣严肃道:“且不说忘机从小就是世家楷模,仙门名士,品行最是雅正端方。光是凭他对你的心意与执着,也断不会做出任何有负于你之事。”


魏无羡听明白了,他二人皆是男子,蓝曦臣绝不会想到这孩子是谁生的,但蓝与暮的样貌一看便知确实是蓝忘机所出。所以蓝曦臣理所当然的以为,他们之间,可能有了什么误会。


魏无羡噗地笑了出来,道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兄长,你多想了。”


也怪不得蓝曦臣会多想,哪个正常人会把思路往男人受孕那方面去,这实在是闻所未闻,怪异得很。


蓝曦臣道:“多想?”


魏无羡道:“是啊,这是蓝湛的儿子,也是我儿子。是吧阿煦?”


说罢低头去看蓝与暮,捏了捏他的脸蛋。


蓝与暮道:“是,爹爹。”


蓝曦臣不解道:“也是......你儿子?”


魏无羡毫不在意,纯然不觉得出口的一件多么令人瞠目结舌匪夷所思的奇事,挑眉道:“我生的,自然是我儿子。”


蓝曦臣:“???”


见魏无羡神情并不像是在开玩笑,蓝曦臣有些说不出话,他努力稳住面色让自己不至于看起来震惊到失态。


片刻,蓝曦臣道:“可你们二人,都是......”


魏无羡道:“我们俩都是男人,怎么可能生得出孩子,对吧?”


蓝曦臣:“......”


魏无羡勾起一边唇角,仰首道:“别人说着不可能,而我却做成的事,还少吗。”


蓝曦臣沉默了,认真注视着眼前的人。他从前十分欣赏魏无羡的才能与性情,后见其失踪归来堕入鬼道,心性大损,又遭万鬼尽噬身死魂消,也很是惋惜感叹。


可直至此刻,蓝曦臣才终于明白,为什么他们从年少初识至乱葬岗围剿,时隔七年光阴,两人见面不过数十次,相处更是少之又少。他那个执拗的弟弟却悄然用了近二十年来爱这个人,即便这个人对他的情意根本一无所知。


的确是耀眼若朝阳的一个人。分明是看遍世态炎凉,历尽苦痛生死,与生俱来的翩然傲气与坦率赤诚却与当年如出一辙,分毫不减。


而这样的一个人,愿意为蓝忘机抛却尊严甚至作为男子的身份,行这世人皆会大呼荒唐,难以理解,有违天道之事。且坦然认之,毫不忌惮,那神情仿佛在说:只要蓝湛高兴,我管你觉得荒唐不荒唐,与我无关。


倏地,蓝曦臣生出一丝敬意与谢意。敬他坦荡旷达,敢作敢为,谢他倾以所有,还于深情。


他道:“无羡,谢谢你。”


魏无羡最听不得谁跟他说谢谢,尤其是这么郑重其事地跟他说,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方才那一派蔑视众生的人模狗样之态也绷不住了,连忙道:“打住打住!泽芜君,我这人最听不得谁这么一本正经跟我说谢谢,瘆得慌。再说这有什么好谢的,你情我愿的事儿。”


暗自心道,你要真想谢我,不如好好劝劝你们家德高望重,严师出高徒的叔父大人,能不能别总还把蓝湛当个小辈一样训来训去的,他不委屈,我还心疼呢。


蓝曦臣摇摇头,道:“我并非为此事谢你。”


顿了顿,他转头眺望远方,像是忆起一些往事,道:“母亲往生得早,父亲常年闭关,叔父格外严厉,族中长辈对他更是只有期望,甚少关怀。”


魏无羡一愣,蓝曦臣垂下眼眸,声音有些沉,道:“都道他天资傲人,是子弟楷模。整日里不是赞誉,便是苛责,没人问过他在意什么,想要什么,只说你该如此,你该怎样,该做得更好,做到最好。稍有纰漏便是重于他人数倍的责罚。


“应是逼得太紧了,性子本就内向,母亲辞世后便越发沉闷,越发不爱说话,更不愿表露心思,唯独同我还能说上几句。”


蓝曦臣又回头重新看着魏无羡,道:“所以我想谢谢你,若是没有遇上你,忘机这一生会如何我无从知晓,但我想无论如何,他不会比现在好。”


不知何为爱,何为被爱,如一泓深潭,无喜无悲,无波无澜。


魏无羡觉得胸口闷闷的,有些透不过气。他转头看向不远处的蓝与暮,他先前在谈话间轻轻拍了拍蓝与暮的背,示意他长辈说话你自己去玩,小孩便心神领会地溜到一边去了,此刻也不知从哪搞来了一筐胡萝卜,拿在手里喂着兔子。


他又何尝不是呢,魏无羡心想。若是他没有蓝忘机,也绝不会比现在更好了。


沉默片刻,魏无羡道:“都过去了。”


一阵微风拂过来,吹动他额前的碎发,吹得他微微眯起了眼。魏无羡忽然轻笑一声,回首看向蓝曦臣,道:“兄长,你能不能,和我说说蓝湛小时候的事情?”


蓝曦臣一怔,魏无羡又道:“就那种,很可爱很稀奇的事情,比如养兔子什么的,有没有啊?”


蓝曦臣想了想,莞尔道:“有。”


也不知道蓝启仁是不是真的打算把憋了十年的话一次全倒出来,蓝忘机去了大半天也不见回。魏无羡一边听蓝曦臣给他说小时候的蓝忘机,一边时不时朝蓝启仁房间的方向张望一下,心想这可怜见的,怕是耳朵都要起茧子了。


不知聊了多久,两个人从负手而立转为席地而坐,天边的云形状换了一个又一个。


魏无羡双眼大睁,道:“所以他真的,因为这个跑了三十多里地去摘带茎的莲蓬?”


蓝曦臣点了点头。魏无羡脑海中浮现出一些画面,面若冠玉的白衣少年,独自一人下山去寻莲塘,走在人群中,方圆六尺天寒地冻,无人敢接近。摘了一枝莲蓬小心翼翼地剥开一个,放入口中认真感受着与不带茎的有何不同。


想着想着,嘴角便不自觉地弯了起来,温柔又无奈。他的蓝二哥哥,那么厉害聪明的一个人,没有任何事任何人骗得了他。怎么唯独在自己面前,就这么傻呢,说什么信什么。


这时,两人都听到了靴子踩过青草地的细微声音。魏无羡立刻回头去看,果然,不远处缓缓走来一人,轻袍如雪,缓带飘飞,风骨凛然。


不由自主地,魏无羡便笑开了颜,眼睛也亮亮的。蓝曦臣看他神情,不用回头也能知来人是谁,优雅地站起身默默退开一步,微笑道:“忘机,你再不来,无羡真是要望眼欲穿了。”


魏无羡也不起身,坐在地上笑眯眯地看着蓝忘机走过来。


蓝忘机先是微微俯首示礼道:“兄长。”


随后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魏无羡,顿了片刻,朝他伸出了手。


魏无羡笑盈盈地将手放入他的掌心。蓝忘机紧紧握住,手上发力将人拉了起来。魏无羡“哎哟”一声,故作踉跄地跌进他怀里,蓝忘机便不动声色,面无表情地一把搂住。


“咳咳。”


蓝曦臣站在一旁,握拳抵唇,忍俊不禁道:“注意仪态。”


魏无羡嘻嘻笑着,毫无诚意地道:“不好意思啊兄长,坐得太久腿麻了,没站稳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


蓝忘机松了抱住魏无羡的那只手,另一只却依旧紧紧握住他的手。魏无羡挣了两下挣不开,反而觉得蓝忘机更使力了,也就任他牵着,轻轻回握住。


暗自好笑,心道泽芜君,这可不是我不注意仪态,实在是你们家含光君,越来越坏了。


蓝曦臣笑着摇了摇头,忽然想起一件事,问道:“忘机,你与叔父提与暮的事了吗?”


蓝忘机微一点头,道:“方才已提过,正欲带去见他。”


蓝曦臣道:“好,去吧。”


魏无羡开口唤了蓝与暮过来,小孩已经在兔子堆旁的草地上闭目打坐了好一阵了,闻声便起身走过来,颔首道:“父亲。”


蓝忘机“嗯”了一声,转头对魏无羡道:“走吧。”


魏无羡奇道:“啊?我也去?”


蓝忘机道:“嗯。”


魏无羡笑道:“你不怕你叔父见了我,气到把我扔出来?”


蓝忘机道:“有我在,不会。”


魏无羡哈哈笑着搔了搔他的下颌,道:“那兄长,我们走啦。”


蓝曦臣点点头,蓝与暮朝他行了一礼,道:“伯父再见。”


蓝曦臣笑着摸了摸他的头。几人正欲离去,蓝曦臣忽然开口道:“忘机。”


蓝忘机驻足转过身来,魏无羡则恍若未闻地带着蓝与暮走开,给他们兄弟俩留空说话。


蓝氏双璧站在一起,一温雅,一冷清,一样的冰雕玉琢,一样的白衣若雪,如流光倾泻,月华满堂。


当真是一种颜色,两段风姿。魏无羡站在远处望过来,尽管他见过很多次,却依然如是想。


蓝忘机道:“兄长何事?”


蓝曦臣道:“没什么,只是看到你如今终能得偿所愿,且他半分没有辜负于你,我很欣慰。”


蓝忘机一怔,垂眸不语。


蓝曦臣笑道:“往后要更加坦率些,莫要什么都憋在心里,毕竟也是做父亲的人了。”


蓝忘机浅淡的眼眸闪了闪,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容易羞恼,不善言辞的少年了。然而当听到蓝曦臣说到“也是做父亲的人了”时,心跳还是被敲得漏了一拍,心中一阵温热。


他抬眼看向魏无羡,那人正蹲下身微微仰首,笑吟吟地同蓝与暮说着话。目光中朦胧的涟漪层层漾开,低声道:“我会的。”


蓝曦臣笑着拍了拍他的肩,迤迤然而去。


去往蓝启仁房间的路上,魏无羡问道:“蓝湛,你跟你叔父说了阿煦的事之后,他什么反应啊?”


蓝忘机正欲开口,魏无羡抢道:“你先别说,让我猜猜。肯定是,荒谬绝伦,荒唐至极,实乃天下之大不韪,对不对?”


蓝忘机道:“嗯。”


魏无羡笑着叹了口气,道:“你们蓝家的人怎么都这样,说话几十年都不带变的,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词。”


见到蓝启仁时,他正负手背对着,面前是一扇浮云流动的屏风,似乎在沉思,一副我谁也不想见的姿态。


即便不愿见来人,蓝忘机还是俯身行了礼,道:“叔父。”


蓝启仁吸了一口气,自鼻间呼出,无奈又失望,不答话。


魏无羡在蓝忘机身旁站得端正无比,腰杆挺得笔直,乌亮的眼珠转了转,试探道:“......叔父。”


蓝启仁深吸一口气,又自鼻间呼出,较之前一次更甚,夹杂着快要压抑不住的怒气。


魏无羡心想,胡子怕是都要吹飞了。


无人作声,四下一片沉静,有些僵持不下。


少顷,蓝启仁听见身后传来一声稚嫩清脆的童音:“见过叔祖。”


闻声,蓝启仁周身一顿,随即欲转身,到一半时又停住,转了回去,继续背对几人。


魏无羡低头咬着下唇好容易才憋住没笑出来,肩膀抖个不停。


蓝与暮抬头望向蓝忘机,后者略一点头,蓝与暮便走上前,站到蓝启仁身侧,提着衣摆跪下,朝他磕了几个头,道:“与暮见过叔祖。”


到底是蓝氏本家最纯正的血脉,又是他最优秀的弟子之后。蓝启仁思忖再三,还是忍不住缓缓侧目去看他的侄孙。


然后他就移不开眼了,心中大呼,像!太像了!


转过头面向身后的二人。


魏无羡原本低着头伸出一指去勾蓝忘机的手指,觉察蓝启仁转了过来,连忙抬首挺胸,完美诠释何为站如松。


蓝启仁抑制着怒火,看了魏无羡一眼,道:“当真是你所出?”


魏无羡笑了笑,颔首道:“当然。”


一声“荒唐”呼之欲出,可一看到蓝与暮的脸,蓝启仁就怎么也呼不出来了,一口气憋在胸中,半晌才长叹一声,讷涩道:“起来吧。”


蓝与暮道:“谢叔祖。”


缓缓起身,蓝启仁眉头微皱凝视着眼前的小孩,道:“你叫什么?”


蓝与暮道:“蓝煦,蓝与暮。”


蓝启仁道:“谁给你起的。”


蓝与暮道:“父亲。”


蓝启仁道:“那你母亲呢?”


蓝与暮垂首瞅了瞅魏无羡,手指扯着袖口的布料,道:“爹爹说,他不是阿娘,不让我这样叫他。”


蓝启仁:“......”


魏无羡心中嗔道,臭小子,还委屈你了是吧?


蓝启仁觉得有些头疼,抬手扶住额头。看着蓝与暮他心里简直要乐开了花,可这人刻板迂腐了半辈子,哪里接受得了这种事。他素来看不惯魏无羡品行不端,轻浮狂妄,更痛恨这样一个人还蛊惑了他最引以为傲,最不染尘埃的得意弟子。


罢了罢了,蓝启仁道:“明日行礼,归于本宗。”


着蓝氏校服,佩卷云纹抹额,编入蓝家族谱,正式归入姑苏蓝氏。


蓝忘机道:“多谢叔父。”


魏无羡也随着他道:“多谢叔父。”


蓝启仁听不得魏无羡的声音,山羊须差点又一次起飞,背过身道:“与暮留下,你们先出去吧。”


蓝忘机道:“是。”


魏无羡抿嘴一笑,朝蓝忘机做口型道:喜欢得很。


蓝忘机看了看他,拉起他的手告退了。


两人行了好一阵,确定蓝启仁听不见了,魏无羡才放声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蓝湛你看见没有,你叔父喜欢得要死又拉不下脸的样子,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
蓝忘机抬手理了理他额前因笑得太过前仰后合而微微乱了的一缕发,紧了紧牵着他的手。寻了一处僻静的角落,魏无羡拉着蓝忘机到走廊边的木栏上一起坐下,两人今日到现在才终于有了些独处的时间。


魏无羡一边低头玩着蓝忘机修长白皙的手指,一边笑道:“不知道明天思追景仪他们看到了会是什么反应,我看你哥哥那么沉稳的人都差点稳不住了,他们几个小孩子肯定.......”


顿了一下,他道:“哎呀,我忘了,都过了这么多年了,他们应该也不是小孩子了,肯定都长高了不少。”


蓝忘机道:“我带你去见他们?”


魏无羡摇摇头道:“不用了不用了,反正明天也能见得到,不必急这一时。”


因为现在有更要紧的事。


魏无羡轻轻托起蓝忘机的下颌,凑得极近,轻冶一笑,道:“蓝二公子,我小时候的事,你是不是都知道得差不多啦?”


蓝忘机道:“应该是。”


魏无羡道:“可你都没跟我说过你的。”


蓝忘机:“......”


魏无羡道:“跟我说说呗,说说你小时候,是不是也跟我小时候想你一样,整天都在想着我。”


蓝忘机道:“兄长跟你说了什么。”


魏无羡哈哈笑道:“也没什么,就是说你......”


他把声音拖得很长,满意地看到蓝忘机的目光凝滞了片刻。


魏无羡道:“说你每天都很刻苦用功。”


蓝忘机:“……”


将面前笑得一脸邪魅的人一把捞起,按在腿上牢牢抱住。


魏无羡环着他的肩,好意提醒道:“含光君,这儿可不是静室,你就不怕被人看见。”


蓝忘机将他抱得更紧,道:“不怕。”


埋首在他颈窝处,轻咬吮吸,手也开始在他腰臀间揉搓拧捏,又道:“兄长跟你说了什么。”


魏无羡身上哪些地方最敏感,蓝忘机再清楚不过,惹得人一边缩着脖子躲一边道:“真没什么,你别……啊……”


可他被蓝忘机箍得死死的,根本无处可躲,只得求饶道:“二哥哥,二哥哥,好好好我说我说,你别这样……”


一五一十地把从蓝曦臣那听来的事说了个遍,桩桩件件无不与他有关。


见蓝忘机面不改色地听着,神色如常。魏无羡抬手去摸他的脸,果然触手滚烫。


笑道:“蓝湛你傻吗你,我随口胡说八道你也信。还好我说的都是些莲蓬西瓜皮之类的东西,我要说些什么麒麟血梼杌肉,北海的珍珠西域的骆驼,你难道还真去找啊?”


蓝忘机诚然点头道:“嗯。”


魏无羡一怔,笑叹道:“你这人,怎么就这么倔啊。”


抚摸着蓝忘机美玉般的脸,接着道:“不过我就喜欢你这倔脾气,真是可爱死了。”


蓝忘机握住他那只不安分的手,垂着眼帘不说话。


魏无羡见他腼腆的模样,便又起了浪劲,道:“既然蓝公子你这么给我面子,那魏某就记你一功重重有赏,以后都得这么听我的话知道吗?”


蓝忘机将他的手放在唇边,吻了吻他纤长的指节,凑到耳边,低声道:“是,蓝夫人。”


自然,魏无羡又一次成功地被撩到心跳剧烈,且这一次连脸上都热了起来。他一个激灵从蓝忘机身上跳下来,道:“你你你你你这人怎么这样!”


蓝忘机不解道:“怎样。”


魏无羡道:“说好了说情话之前先打招呼的,你每次都这样突然撩我,分明就是赖皮!”


说罢,背过身去,作势要走。蓝忘机见状连忙疾步追了上来,从后将人用力搂住,胸膛紧紧贴着他的后背,下颌枕着他的肩,道:“可我不知道哪些算情话。”


魏无羡:“……”


蓝忘机道:“那我以后不说了。”


魏无羡立刻道:“不行!”


愣了一下,他才反应过来,狐疑道:“蓝二公子,你是真不知道,还是装傻呢。”


蓝忘机不作声,只是浅浅含住怀里人莹白如玉的耳垂,轻柔舔舐。


魏无羡心中感叹,还当真是应了那句,天道好轮回。


待续



ruand:

*是忘羡婚服和黄图?和莲蓬

「我马上就要成亲啦,发张喜帖给你看看x」

*授权在p4,太太的推特地址https://mobile.twitter.com/zeldacw,微博地址http://weibo.com/u/6697707297

该:

嫁衣 篇


终于画完了😭😭😭这个假期只有两天休息,本想着七天能肝完了,可是看来还是拖太久了!


本篇画的曦澄和忘羡~情节是私设,


我手癌,好像打错很多错别字,但是赶不上完结庆祝了,于是就先不改了......


忘羡曦澄无限好哦❤️💙💜💙


下一篇还没有想好题材,道友们想看的梗也可以评论在下方!我会试试看我能不能画!


好啦好啦~庆祝前尘篇撒花完结!2019我们能遇见更好的羡羡!


最后的最后。真的非常感谢道友们的支持和喜爱!!!!!!!🧡🧡🧡🧡🧡🧡🧡(鞠躬!